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文章  >  生物质替代燃料耦合掺烧正在冲击燃煤市场!燃煤耦合+爆火了!

生物质替代燃料耦合掺烧正在冲击燃煤市场!燃煤耦合+爆火了!
更新时间:2024-03-22      阅读:691
  国家能源局《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全国可作为能源利用的农作物秸秆及农产品加工剩余物、林业剩余物和能源作物、生活垃圾与有机废弃物等生物质资源总量每年约4.6亿t标准煤。
  燃煤耦合+生物质的爆火
 
  近年来,生物质用作替代燃料与燃煤耦合掺烧频繁登上行业热搜,比如:
 
  ① 国内首例两台燃煤机组完成了耦合生物质发电的改造,并实现了投产;
 
  ② 上海石化推进生物质耦合发电项目,实现了掺烧生物质燃料吨数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吨数“双过万”的目标;
 
  ③ 海螺年产30万吨生物RDF/SRF质替代燃料再生洁净能源示范项目正式开工投产。
 
  燃煤耦合+生物质的爆火主要归功于:生物质资源具有天然的碳中和属性,不仅碳排放量低,而且经过资源化预处理后,其燃烧热值相当于煤炭的三分之二,可应用于发电厂、水泥厂等工业窑炉当中,既可节约燃煤成本,也具有极高生态效益。加上国家的“双碳”政策,生物质燃料掺烧自然成为了燃煤企业未来必须抢占的“减碳高地”。
  生物质燃料掺烧在欧洲
 
  相比国内生物质燃料掺烧的初步发展,欧洲规模化利用生物质燃料已有30年以上的历史。
 
  英国采用了大型燃煤电厂直燃耦合路线,并不断的提高生物质耦合比例,通过政策驱动、成本管理和安全控制,在2018年实现了多个100%生物质燃烧火电厂。
 
  丹麦、芬兰则采用生物质流化床技术,很早就开展了小型流化床锅炉的生物质发电以及生物质耦合发电,在大型燃煤电厂中同样采用低成本高效率的直燃耦合发电。
 
  德国的生物质燃料则主要体现在水泥行业,据全球水泥和混凝土协会GCCA发布的数据,2019年德国的生物质燃料、替代化石和混合废物占比之和达70%以上,处于全球最先进水平之列,其中生物质替代燃料掺烧占比达22.3%。
  ▲2019年全球部分国家水泥行业所用燃料占比
 
  生物质燃料如何与煤耦合掺烧
 
  生物质资源最大的来源是农林废弃物,如秸秆、稻壳、树枝等。要实现大型煤电机组生物质耦合掺烧的一个前提条件是必须有足够而且比较稳定的生物质燃料供应。因此因地制宜,采用多元化的生物质原料,以及稳定的生物质燃料制备系统,成为生物质燃料掺烧的关键。
 
  中山斯瑞德针对农林废弃物,如各种干黄秸秆、废竹、树枝等不同含水、湿度的物料进行各种试验,不断改进和优化设备,以 “碎更细、分更快、选更准”的理念,推出了兼容各种生物质原料的生物质资源化处理系统
  精细化破碎技术,适应各种生物质原料
 
  十多年的固废处理市场深耕,斯瑞德积累了大量的生物质预处理经验,攻克了传统设备破碎处理遇到的各种瓶颈,研发出了一步式单轴破碎机,以适应各类农林废弃物的精细化破碎。
  它采用密排刀粒切削技术,剪切效率提升50%;采用可更换刀具、可拆卸式筛网的设计,满足各类农林废弃物原料的出料要求,如木材树枝类,具有一定体积密度的原料,需要碎得更细(≤30mm);而秸秆类,具有一定韧劲的原料,则需要更均匀、更大的产量。
  集成化设备组合,年产能可达15万吨
 
  生物质资源化处理系统以“模块化、集成化、自动化”的环保设备自由组合,通过破碎、筛分、除铁等RDF/SRF替代燃料制备技术,有效的将各类生物质原料制备成几十毫米的RDF/SRF替代燃料。
 
  【系统产能】10-15万吨/年
 
  【出料尺寸】≤20mm;≤30mm;≤50mm(视应用场景与客户需求,可定制化调节)
 
  【应用场景】制备SRF/RDF替代燃料;生物质替代燃料耦合掺烧发电;生物质制甲醇预处理;生物质制沼气预处理等等。
  生物质燃料,属于绿色、环保能源。随着工业化的发展,生物质耦合掺烧、制沼气、制甲烷等多方面的应用,对于实现能源的战略接续、改善生产生活环境、有效利用资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电话 询价

产品目录